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余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余华  

余华

作家,著有中篇小说集:《鲜血梅花》《战栗》《现实一种》《我胆小如鼠》,中短篇小说集:《世事如烟》《黄昏里的男孩》,长篇小说:《在细雨中呼喊》《活着》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《兄弟》,随笔集:《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》《音乐影响了我的写作》《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季台风(第五章)  

2008-05-20 21:03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五章
  
                 一

 

  一片红色的果子在雨中闪闪发亮,参差其间的青草摇晃不止。这情景来自最北端小屋的窗外。
  街道两端的雨水流动时,发出河水一样的声响。雨遮住了前面的景色,那片红果子就是这样脱离了操场北端的草地,在白树行走的路上闪闪发亮。在这阴雨弥漫的空中,红色的果子耀眼无比。
  四天前的这条街道曾经像河水一样波动起来,那时候他和王岭坐在影剧院的台阶上。那个下午突然来到的地震,使这条街道上充满了惊慌失措的情景。当他迅速跑回最北端的小屋时,监测仪没有出现异常情景。后来,梅雨重又猛烈起来以后,顾林他们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  就在这里,那棵梧桐树快要死去了。他的脑袋就是撞在这棵树上的。
  顾林他们挡住了他。
  “你说。”顾林怒气冲冲。“你是在造谣。”
  “我没有造谣。”
  “你再说一遍地震不会发生。”
  他没有说话。
  “你说不说?”
  他看到顾林的手掌重重地打在自己脸上。然后胸膛挨了一拳,是陈刚干的。
  陈刚说:“你只要说你是在造谣,我们就饶了你。”
  “监测仪一直很正常,我没有造谣。”
  他的脸上又挨了一记耳光。
  顾林说:“那么你说地震不会发生。”
  “我不说。”
  顾林用腿猛地扫了一下他的脚,他摇晃了一下,没有倒下。陈刚推开了顾林,说:
  “我来教训他。”
  陈刚用脚猛踢他的腿。他倒下去时雨水四溅,然后是脑袋撞在梧桐树上。就在这个地方,四天前他从雨水里爬起来,顾林他们哗哗笑着走了。他很想告诉他们,监测仪肯定监测到那次地震,只是当初他没在那座最北端的小屋,所以事先无法知道地震。但是他没有说,顾林他们走远以后还转过身来朝他挥了挥拳头。当初他没在小屋里,所以他不能说。
  一片树叶在街道的雨水里移动。最北端小屋的桌面布满水珠,很像是一张雨中的树叶。四天来他首次离开那间小屋。监测仪持续四天没有出现异常情况。现在他走向县革委会大院。
  那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和蔼可亲。他和顾林他们不一样,他会相信他所说的话。
  他已经走入县革委会大院,在很多简易棚中央,是他的那个最大的简易棚。他走在街上时会使众人仰慕,但他对待他亲切和蔼。
  他已经看到他了,他坐在床上疲惫不堪。四天前在他身边的人现在依然在他身边。那人正在挂电话。他在他们棚口站着。他看到了他,但是他没有注意,他的目光随即移到了电话上。
  他犹豫了很久,然后说:“监测仪一直很正常。”
  电话挂通了。那人对着话筒说话。
  他似乎认出他来了,他向他点点头。那人说完了话,把话筒搁下。他急切地问:
  “怎么样?”
  那人摇摇头:“也没有解除警报。”
  他低声骂了一句:“他娘的,这日子怎么过。”随后他才问他,“你说什么?”
  他说:“四天来监测仪一直很正常。”
  “监测仪?”他看了他很久,接着才说。“很好,很好。你一定要坚持监测下去,这个工作很重要。”
  他感到眼前出现了几颗水珠。他说:“顾林他们骂我是造谣。”
  “怎么可以骂人呢。”他说。“你回去吧。我会告诉你们老师去批评骂你的同学。”
  物理老师说过:监测仪可以预报地震。
  他重新走在了街上。他知道他会相信他的。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没有告诉他一个重要情况,那就是监测仪肯定监测到了四天前的小地震,可是当初他没在场。
  以后告诉他吧。他对自己说。
  物理老师的妻子此刻正坐在简易棚内,透过急泻的雨水能够望到她的眼睛。她曾经在某个晴朗的下午和他说过话。那时候操场上已经空空荡荡,他独自一人往校门走去。
  “这是你的书包吗?”
  她的声音在草地上如突然盛开的遍地鲜花。对书包的遗忘,来自于她从远处走来时的身影。
  “白树。”
  雨水在空中飞舞。呼喊声来自于雨水滴答不止的屋檐下,在陈旧的黑色大门前坐着陈刚。
  “你看到顾林他们吗?”
  陈刚坐在门槛上,蜷缩着身体。
  白树摇摇头。飘扬的雨水阻隔着他和陈刚。
  “地震还会不会发生?”
  白树举起手抹去脸上的雨水。他说:
  “监测仪一直很正常。”他没有说地震不会发生。
  陈刚也抹了一下脸,他告诉白树:
  “我生病了。”
  一阵风吹来,陈刚在风中哆嗦不止。
  “是发烧。”
  “你快点回去吧。”白树说。
  陈刚摇摇头:“我死也不回简易棚。”
  白树继续往前走去。陈刚已经病了,可老师很快就要去批评他。四天前的事情不能怪他们。他不该将过去的事去告诉县革委会主任。
  吴全的妻子推着一辆板车从雨中走来。车轮在街道滚来时水珠四溅,风将她的雨衣胡乱掀动。板车过来时风让他看到了吴全宁静无比的脸。生命闪耀的目光在父亲的眼睛里猝然死去,父亲脸上出现了安详的神色。吴全的妻子推着板车艰难前行。
  多年前的那个傍晚霞光四射,吴全的妻子年轻漂亮。那时候没有人知道她会嫁给谁。在那座大桥上,她和吴全站在一起。有一艘木船正从水面上摇曳而来,两端的房屋都敞开着窗
户,水面上漂浮着树叶和菜叶。那时候他从桥上走过,提着油瓶望着他们。还有很多人也像他这样望着他们。
  那座木桥已经拆除,后来出现的是一座水泥桥。他现在望到那座桥了。
  
  
                   二

  物理老师的妻子一直望着对面那堵旧墙,雨水在墙上飞舞倾泻,如光芒般四射。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的情影,此刻依然生机勃勃。旧墙正在接近青草的颜色,雨水在墙上唰唰奔流,丝丝亮光使她重温了多年前的某个清晨,她坐在餐桌旁望着窗外一片风中青草,青草倒向她目光所去的方向。
  ——太阳出来了。老师念起了课文。
  ——太阳出来了。同学跟着念。
  ——光芒万丈。
  ——光芒万丈。
  日出的光芒生长在草尖上,丝丝亮光倒向她目光所去的方向。旧墙此刻雨中的情景,是在重复多年前那个清晨。
  很久前鼓舞人心的撤离只是昙花一现。地震不会发生的消息从校外传来,体育老师最先离去,然后是她和丈夫。他们的撤离结束的那堵围墙下。那时候她已经望到那扇乳黄色家门了,然而她却开始往回走了。
  住在另一扇乳黄色屋门里的母亲喜欢和猫说话:
  ——你要是再调皮,我就剪你的毛。
  身边有一种哼哼声,丈夫的哼哼声由来已久,犹如雨布上的滴滴答答一样由来已久。
  棚外的风雨之声什么时候才能终止,太阳什么时候才能从课本里出来。
  ——光芒万丈。
  ——照耀着大地。
  撕裂声来自何处?
  丈夫坐在厨房门口,正将一些旧布撕成一条一条。
  ——扎一个拖把。他说。
  她转过脸去,看到丈夫正在撕着衬衣。长久潮湿之后衬衣正走向糜烂。他将撕下的衣片十分整齐地放在腿上。
  她伸过手去,抓住他的手。
  “别这样。”她说。
  他转过脸来,露出幸灾乐祸的微笑。
  他继续撕着衬衣。她感到自己的手掉落下去,她继续举起来,又掉落下去。
  “别这样。”她又说。
  他的笑容在脸上迅速扩张,他的眼睛望着她,他撕给她看。她看到他的身体颤抖不已。他已经虚弱不堪,不久之后他便停止了手上的工作,脸上的微笑也随即消失。然后双手撑住床沿,气喘吁吁。
  她将目光移开,于是雨水飞舞的旧墙重又出现。
  ——北京在什么地方?她问。
  只有一个学生举手。
  ——康伟。
  康伟站起来,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脏。
  ——北京在这里。
  ——还有谁来回答?
  没有学生举手。
  ——现在来念一遍歌词:我爱北京天安门……
  床摇晃了一下,她看到丈夫站了起来,头将塑料雨布顶了上去。然后他走出了简易棚,走入飞扬的雨中。他的身体挡住了那堵旧墙。他在那里站着。破烂的衬衣在风雨里摇摆,雨水飞舞的情景此刻在他背上呈现。他走开以后那堵旧墙复又出现。
  那个清晨,丝丝亮光倒向她目光所去的方向。
  父亲说:
  ——刘景的鸽子。
  一只白色的鸽子飞向日出的地方,它的羽毛呈现了丝丝朝霞的光彩。
  旧墙再度被挡住。一个学生的身体出现在那里。学生犹犹豫豫地望着她。
  学生说:“我是来告诉物理老师,监测仪一直很正常。”
  她说:“进来吧。”
  学生走了进来,他的头碰上了雨布,但是没有顶起来。他的雨衣在流水。
  “脱下雨衣。”她说。
  学生脱下了雨衣。他依然站着。
  “坐下吧。”
  他在离她最远的床沿上坐下,床又摇晃了一下。现在身边又有人坐着了。傍晚时刻的阳光从窗户里进来异常温暖。
  她是否已经告诉他,物理老师马上就会回来?
  旧墙上的雨水飞飞扬扬。
  曾经有过一种名丁香的小花,在她家的门槛下悄悄开放过。它的色泽并不明艳。
  ——这就是丁香。姐姐说。
  于是她知道丁香并不美丽动人。
  ——没有它的名字美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